章郸er

你曾轻视我年少轻狂不懂事,多年后我踏遍沙场浴血归。

「獒龙」逆天c5

1.开学了,大学似乎跟想象中的有点不一样啊
2.排版问题请不要来找我我尽力了
3.有人说…看不懂c3那和前面的连起来看如何?
4.我一直在十分刻意的将前后联系起来
5.c2的第一个问题,c4又出现了。
6.现实和梦境从来都不是分开的不是吗
7.我喜欢的人我却要他死甚至有点开心
8.大概是因为他在我笔下死去的那刻便是属于我的
9.病态的爱,已无救。

cheapter.5  七星剑,红盖头

   帝国的太子爷,身上的重担从来就不轻。

   比如永远无法得到的人身自由。

   再比如无法自由选择的婚姻关系。

   马龙要出嫁了。联姻。

      他要嫁的对象,于帝国有利,于他有利,所以他要嫁。

       这人是蟒家小王爷,一个打小与同家姚彦有着婚约的人。

        所以当刘月半告诉他二人择日成婚的时候,他们两个内心是崩溃的。

        去你妈的帝国大业。

        去你妈的帝君之位。

        去你妈的太子爷和小王爷。

        去你妈的马龙不肯跟我走。

        马龙跟许昕两个人骂骂咧咧骂到最后一句,低沉的声音补上了。

         张继科依然坐墙头,一如既往的笑弯了那双好看的眼睛。

        「恭喜。」

             分不清是真心恭喜还是假意祝福。

             「最后,小傻子不如送我把剑,断了我的念想如何?」

             张继科眼里没有笑意,看的人直发冷。

            「我,要七星。」

            「成婚之时赠你红盖头,如何?」

            「备好七星剑,我以边疆万顷失地来换你的意愿。」

             「一切随你,太子殿下。」


ps:宝宝很累,大学有些辛苦啊摔。以及被人告白这几天有点懵。愁苦之情在一场哭戏中落幕,提笔难下,灵感暂无。至此此文微搁浅。

「獒龙」逆天C3

1.决定同梗双文的我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2.联文银土九鸦你们看吗
3.另一个是黄暴分子跟我这种小清新不同
4.突然发现c2写完好难接
5.自己作死导致死亡保险公司会不会赔偿费用
6.希望有人可以陪我唠唠嗑给我点阳光让我灿烂灿烂
7.ooc什么的你们懂lo无药可救喜欢放飞自我绝不写正人物性格.冷漠jpg

cheapter.3   危险的太子爷&帝国的二盲子

       马龙喜欢张继科的眼睛。

       于是刘月半差点挖了张继科的双眼。
 
       马龙喜欢看张继科在战场驰骋的样子。

       于是刘月半让张继科南征北战差点儿死在战场。

      马龙再也不敢说他喜欢那人的什么。

      他怕下一秒张继科的尸体会出现在他面前。

      马龙喜欢的不只是张继科。

      他还喜欢张继科桀骜不驯的气质与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自由的气息。

      不是身体的自由,而是内心的真正的自由。

      那是他极度渴望却无法拥有的东西。

      因为他的心一开始就被上了枷锁。

      无法挣脱的极端强大的枷锁,帝国的继承者。

      刘月半以摧毁的方式教给他残忍,可他怎么也学不会。

      刘月半以不择手段教会他何为天下,所以他一直无心。

      反正要什么都会有,反正做什么都不用怕。他一直这么想着,却也没说过喜欢什么。

     直到遇见张继科,看见他宛如烈火的眼神,再也不能自己。

     他不假思索说出口的喜欢,不过是掩饰心底被侵略的慌张。

     他从未真正跳过的心,在那一天活了过来。

     但是张继科太具有侵略性了。

     仅仅是一双凤眼,一个眼神就能让他心神不宁好几日,惹起帝君的怀疑。

     所以帝君才会想着诛杀张继科。

    毕竟好好养着的白龙不能让野狼叼走。

     但是他这次打算诛杀的是谁?一战成名,少将军藏獒张继科啊。战场朝堂上侵略如火,私派作风难知如阴。

      对此张继科的傻狍子师弟方博觉得很奇怪。

      世人对张继科的评价蟒家小王爷听了嗤之以鼻。

      他张继科私底下是个什么货色他还不清楚?还难知如阴嘞,我看是睡不醒才摸不透吧。

      而方博奇怪的是为什么帝君要派二蟒子盲蛇许昕去刺杀张继科?明明已经残废了啊??

      对此疑问帝君表示滚一边自个儿找答案去。

     张继科被削职的那天,许昕本来想去嘲笑两句顺便,安慰一下的。

     但是他被张继科那个侵略性的眼神吓了一跳。

     哟呵,狗子这是瞅上猎物了啊。来来来我看看是哪个黄花大闺女儿要被狗子啃了啊?

     许昕顺着张继科的视线方向望了过去,奈何视力近瞎,只看到月半旁边另一个圆滚滚的身材,顿时吓得不轻,他没记错的话…那是孔国师吧??

     处罚结束的时候,许昕悄悄拉过张继科问,狗子,你看上月半家的白月光了?你就不怕他削你啊

     张继科笑的上气不接下气,同时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许昕。

     「二蟒子,你这眼瞎也瞎的太厉害,以后还是叫你帝国的二盲子吧,贴切。」

     帝国的二盲子选择对怼,然后忘了他原来的目的。

     他怎么也不会想到,这是他与他最后一次温柔以待,笑容相对。

     很久很久以后,帝国的二盲子捧着张继科的剑准备跪拜在帝君脚下时,剑鸣三声,碎。

     他恍惚看见生前那个不肯跪拜任何人的张继科,似乎又站在他身前,一身铮铮铁骨没有一丝弯曲,挺直如旧。

     「若要我跪,除非我折。」

      铿锵有力,绕梁三日,震慑人心。

     龙渊既碎,这人灵魂,依然如故。

     骄傲如昔,体贴如昔,清脆如昔。

     名剑随人,果不其然。

     帝君苦涩,从始至终,他都未能让他放下骄傲。

     却忘了,这么骄傲的一人曾揽他入怀,捧于手心。
     

     许昕苦笑。曾几何时,对月畅谈,那月光下如水温柔的眼神,虽是昙花一现,却让他明白——

      张继科一生的温柔与骄傲,都给了马龙。

     所以才会从容赴死,
     所以才会龙前碎剑。

     既然如此,他的死,有他一份责任。

       「帝君之怨,蟒家明白。从此以后,蟒家不会再与帝君有任何接触。」

       「…从此以后,蟒家居山,不得出现帝都。」

       看吧,终究是有怨恨的。许昕自嘲一笑,潇洒回头,至死再未踏入皇宫半步。

       「谢,帝,君。」

      此去一别,便是永恒。

     「珍重。」

逆天.重启「獒龙」

1.这是一出戏
2.lo的尿性你们应该清楚一点点了
3.糖写的不好,没悲文有感觉
4.这篇要是悲的我可能会被人民的力量轰碎
5.不过这次真的是糖
6.lo有个别名叫反套路专业户
7.戏若当真,便不太好了,我承受不来玻璃心破碎的声音
8.ooc什么的怎么可能会少「迷之自豪感」

Ⅰ游戏重启

   张继科现在特别嘚瑟。

   因为他的黑暗骑士在逆天里真的到了逆天改命的境界。

   许昕在一旁羡慕嫉妒恨。他的魔剑士卡到了一步登天的地方。

   马龙在一边笑,笑的可开心,笑的跟占了小姑娘便宜那么猥琐。

    毕竟他的召唤师早就能一秒轻松召唤龙这种远古的生物了。

     方博同样羡慕嫉妒恨。毕竟他的狂战士连许昕的级别都没够到。

     许昕与方博难得的同仇敌忾。于是握手放下往日怼来怼去的恩怨。

     「继科er你可劲嘚瑟吧,万一游戏系统重启存档清零了我看你怎么办。」方博冷笑一声。

     下一秒,四人的笔记本全黑了。

     屏幕上一行字:万能的系统答应给你们一次重来的机会,感恩戴德吧凡人们!

     不说别的,就这语气简直跟中二期的方博一模一样。

     不说别的,方博的乌鸦嘴可跟他的欠揍一样出名。

      「…方博我&*;&~%#$&!!!」张继科巧妙的绕过自己和马龙的笔记本抄起许昕的就打方博。

      马龙一声不吭刻意的绕过自己与张继科的笔记本抄起方博自己的本就打方博。

       许昕在一边拦张继科被一眼瞪了回去拿手帕擦眼泪。

      「别以为我没看见你两之前密谋这事儿。」

       所以他一定是脑子抽了才跟方博这损人不利己的玩意儿同盟了。

        「叮——请选择您的职业。」语音提示拯救了剩下最后一口气的方博。

       「叮——请选择您的职业!」看来张继科是想打死方博,停不下来啊。

       「叮——请选择您的职业啊摔!!」马龙强行拉过张继科的手拯救了剩下半口气的方博。

       「鉴于您二人曾经在游戏中的特殊表现,特此给您二人特殊职业,祝体验愉快!」

        许昕的嘴张得跟86年版西游记里的蛇妖一样大,方博还昏迷着不省人事。

        而张继科和马龙,消失了。

可爱吗?
讲起他来我眼里会泛光。
然而

爱到深处自然黑哈哈哈哈哈哈!!!
lo手机里一摞子他的表情包,纯手工制作,每一个都是良心之作!!

你,值得拥有。

「獒龙」逆天C2

1.难为看了这个系列的你们…
2.这篇文诞生于一个十分可恨丑恶并具有强大妒忌心理的黑暗作者手中
3.逆天说长篇更像系列,但他确实是长篇
4.每次文前几个数字你们可以专门摘出来看连一连
5.没人说说话陪我唠唠嗑儿吗?狗血绝对有,ooc也不会差「迷之自豪感」
6.感谢认真看完我写的文的每一个人,毕竟这之前纯属自娱自乐没打算好好写,从C2开始会加长加宽「什么鬼」的。
7.话说你们真的不觉得每次前面这些话比正文有趣吗???

  cheapter.2  太子爷与少将军

    马龙是帝国钦定的太子爷。从小专门培养出来继承帝位的龙,如今早已化形。

    所以在马龙的心中,继承帝位他势在必得。因为他就是作为太子爷而存在的不是吗?

    然而这样的马龙,刘月半感觉总是缺了点什么。这样不行,因为,帝君一定要是完美无瑕的呀。

    对于这一点,年纪轻轻的少将军张继科嗤之以鼻,他不屑于刘月半的理论,当朝指出这不过是他老人家发福之后的妄想罢了,随后被恼羞成怒曾经一表人才如今已成月半的刘月半帝君削了官职,回家重造。

     这场辩论比赛最终没有一个人赢。因为日后张继科输了自己,刘月半输了自己的太子爷。

     马龙对张继科最深的印象是那场争论中朝堂之上那人眉眼间的张扬与无畏,冷静与癫狂。

    「你可知道你的太子爷,现在到底缺了什么?」张继科讥讽的看了一眼刘月半,嘴角微斜。

     翻白眼儿的是刘月半,竖起耳朵认真听的是太子爷。

    「你的太子爷缺了帝君你月半的体型啊。」轻描淡写一句话,张继科唇角越发张扬,轻狂的眉眼看呆了马龙。这种毫不在意脱口而出的言辞,从未从任何一人口中对帝君说出过。他是第一人。

 
     「你这满嘴跑火车的毛病,什么时候改掉了,什么时候你就能回来了。」刘月半忍着连续翻白眼的冲动,挥手赶人。

     「嘿帝君。这个职位我不需要你给,我是怎么得到它的,我就会原模原样的杀回来。不劳您~费心嘿。」张继科看似毫不在意的笑了笑,人转了一圈,正儿八经来自战场的杀气与铁血震住说闲话捣舌头的人。
      
 
     果然,年少成名,藏獒将军的名头是他一点一点打下来的。

     但是他明明更像狼啊。狼的眼睛,狼的隐忍,狼的执着。

     马龙承认他有一点仰慕他,因为他的能力,因为他的言行,都是自己从未接触过的。

      马龙觉得这人身上有着自己缺少的一种东西,到底,是什么?

      张继科打小就不是个安分的主,曾气的自家老头子将他丢上战场从兵卒做起不管不问。

          然而张家老头子没想到的是自家儿子天赋过人,尤其挑事打仗。曾经凭着一股子属于狼的狠性硬是以500民兵抗下敌方3000精兵的偷袭。

         那场战役最后活下来的没几人,敌方剩下的也都是被吓破了胆没了士气。唯独张继科以孤狼之姿放手一搏,伤了内,断了骨,最后凭身上那股子疯狂惊险赢了这场战役。

        自此一战成名,无人不服。

        怪不得他一身张狂,甚至狂过他两位师兄。

        刘月半看他不顺眼,什么都骂,唯独不骂他关于爱不爱国。一身铮铮铁骨,早已折服这天下万千百姓与齐天帝君。

         这样的男人不能不让人钦佩。但是喜爱似乎就没那么多了。毕竟张继科最大特点就是嘴欠。这点他师弟方博跟他一模一样。小王爷许昕深有体会。

         马龙一直在看着这人,不是因为羡慕,而是想与他平齐。成为能配的上这种将军的主子。

         很久以后,马龙依稀记得那人在离开帝都的前一天,坐在墙头,笑的轻扬乖张,笑的无畏癫狂。伸过来的手上满是他战场的功勋,低沉的语调意外的蛊惑人心。

         「小傻子,我一直在看着你。所以,要跟我一起突破囚笼吗?」

          好,我想跟你一起去。

         「小傻子,你喜欢什么样的?我帮你参谋参谋?」

          我喜欢你这样的,因为世间只有一个你,所以我喜欢你。

          「小傻子,我很喜欢你——的双眼。哈哈哈哈哈哈别瞪我啊怎么,你以为是告白吗?」

          是啊,我也很喜欢你那双眼睛,霸气又温柔。

          「小傻子,我是你最大的障碍。」

          是啊,你不在了,我心就死了。这样才是一个合格的帝君啊。

           「小傻子,我喜欢你眼里的纯粹,那种坚定的要得到某物的意志。你…最想得到的是什么?」

           你,是你。我最想得到你。

          「小傻子。我若说爱你,这与帝位相比哪个更重要。」

           你爱我,比任何事都重要。

          「帝君,我爱你。」

           指间流出的是谁的回忆,又是谁的问题重答。

           我本以为我道高一尺,换你一声爱我。

           不曾想你魔高一丈,捆绑我一生一世无法解脱。

           如今早已没有泣不成声,只余眼中纯粹渐渐消亡。

           真好,我马上就可以去见你了。

           帝君兀自想着。

           殊不知这多余的寿命与坚持的时间来自亡者的灵魂。

           为你奉献骨肉与灵魂,只为让你永生永世无法解脱。

           「小傻子,我会让你付出代价的。」

           帝君轻掀薄唇,扬起一个嘲讽的弧度,却怎么也无法学的像那人。

           「我的大将军,你的代价,我收到了。」

逆天「獒龙」C0

1.第一个cheapter.0感觉配不上1啊
2.ooc经过普及我觉得我是肯定有的
3.狼子野心你们知道吗?
4.知道3的朋友们可以猜猜二人身份
5.有时候有些事你躲也躲不了,所以我提前锻炼锻炼你们的心理承受能力怎么样?
6.今天的作死力也是满级呢

cheapter.0   囚徒
    帝国的统治者原型是一条龙,霸气,威武,日常人形却一直微笑,温润如玉,治理帝国井井有条。传言他活了很久,却一直未娶真妻。

       宫中的小侍女闲下来总会悄悄互相咬耳朵。

      帝君从未真心笑过。即使他那么温和,那么亲切,待人却没什么不同。

      帝君曾有过一个真心爱慕的人。一个让帝君喜爱并仰慕的存在,那得是什么样的人啊?

      帝君似乎从未去过狱牢。

      帝君似乎不愿接触蟒族。

      帝君似乎格外喜欢狼崽子。

      帝君似乎…以前并没有这么多的似乎。

      帝君是龙,自然这些耳语无法逃脱他的耳朵。每听到一个问题,他就会苦笑着回答一个问题。

       「帝君似乎从未去过狱牢。」「嗯。自他不见后我天天去那里找他,找了很久很久,才承认他已不在。」

       「帝君似乎不愿接触蟒族。」「嗯。因为蟒族欠我一个他。」

       「帝君似乎格外喜欢狼崽子。」「嗯。但是再怎么喜爱也比不上一个他的喜爱。」

       「帝君似乎…以前并没有那么多的似乎。」轻不可闻,极尽崩溃「…嗯,他在的时候,这些似乎都没有存在的必要。」终于他的思念成疾,是谁的因果报应?

       「护你的人都死去时,留给你的会是最深的孤独。我亲爱的太子爷,你可满意这诀别的礼物?」

       帝君唇边微翘,苦涩自眼眸溢出。

       「满意极了,我亲爱的大将军。」

逆天「獒龙」C1

1.竟然有人能看到!!!
2.我只是在瞎写而已啊…
3.能看到的话麻烦说一下你们的想法举举手好吗…
4.从未有过如此震惊心痛又快乐的感觉…
5.ooc和rps是啥玩意儿有人普及吗?
6.虚心求教各种写文知识
7.文中幼年期为动物,化形后成人是个bug,主角的bug,别太在意…

cheapter.1   太子爷与狼崽儿
    马龙是东方帝国的太子爷。具体什么帝国没人说的上来,毕竟这里有海的女儿,龙的传人,天使的光芒,恶魔的嘲讽…以及单纯的智障。

    太子爷喜欢站在窗户跟前看天,看地,看海,看智障。帝国的统治者告诉他,他无法离开帝国的皇宫,终其一生他都将属于这里,因为他是太子爷,将来是要统治帝国,登上巅峰的人。所以他想,在这之前,他想先看看这片属于他的土地,属于他的人民。

    太子爷喜欢四处溜达,皇宫几乎被他摸了个遍,除了狱牢。帝国统治者刘月半提起狱牢总是双眼放空转移话题,而他每次去狱牢刘月半必陪同他一起去。久而久之,他也就认为帝国没什么危险的人存在,狱牢里什么也不会有。

    直到一次意外,他看见狱牢里最深处的人,被困的最牢最狠的那个人。自他撞破狱牢最深处的那一刻起,那人如疯如魔的眼神便已印在他的心上。

    这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才会被困在最深处,连阳光都无法接触,被黑暗掩埋,只余一双带着疯狂的眼睛,撞破每一个脆弱的,虚张声势的人心。

———————————————————————

    张继科是肖家出了名的难管教。比他师兄们还难管。肖老爷子总共带过四个娃…三人一狼。个个不让他省心,这不,头发都愁光了。

    出师的两个一个是神话,一个是杀神,都成了神。剩下的狼崽子,嘿你别说,肖老爷子刚带的时候还以为是条哈士奇的小奶狗,当他看到小奶狗为了护他师弟遍体鳞伤最后用眼神吓退对面已被咬的半残的熊孩子时,他方才知道这是一只狼崽子。

    难管教之所以难管教在于有一个狱牢是专门为了他而建的。在狱牢的最深处,无光无食物无床。有的只是一个十字架和一堆铁链子以及隔三差五准时出现的张继科。

    久而久之这里就变成了张继科睡觉的地方。张继科觉得这里非常安逸非常舒适,比起外面又有光又有人吵,这里被绑着跟躺着没啥区别。安静黑暗一个人,自在。所以只要他想睡个好觉,他就自己犯点事儿然后自己进来,轻车熟路,监狱的好导游。

    犬科生物一向听觉灵敏,所以狼崽儿只要有一点点声音就会醒来,甚至是呼吸声。这种时候魔王之眼就会自行发动——俗称的起床气。

    所以当太子爷进来时,张继科一双狼眼直接恶狠狠的瞪了过去「他妈的又是谁吵我睡觉!!!」吓傻了误闯的人,却直直撞进一双清澈又坚定的眼眸里。

   这到底是怎样一个人才会如此无暇,对某种东西的意志坚定到看眼睛就能看到他的强烈。仿佛世间的美好都属于他,却能在不经意间俘获人心,让人心甘情愿伴其左右。

   于是看着看着,张继科睡着了。

   张继科在睡着前记住的最后一件事就是有个小傻子吵醒了他一瞬,他要讨回来。

   马龙看着看着,看着黑暗中两抹绿芒消失。

   马龙在离开狱牢前一秒整个人都是抖得。他…是见鬼了所以连火把都给鬼灭了???

   马龙自此悟出一个道理。

   珍爱生命,远离狱牢。

「冢不二」被爱妄想

1.这跟被爱妄想其实没什么关系
2.我文笔不是很好但是我尽力了
3.这是我认为我写的最有感觉最喜欢的一篇同人
4.这是我以前写的翻出来给大家看看做些改进
5.这到底是he还是be看你们个人理解
6.请多包涵一个作死技能满点的蛇精病

#冢不二##被爱妄想#
      手冢国光活了二十一年,第一次觉得自己过得失败。
     不是因为他跟幻影过了五六年,而是因为直到五六年过去他才发现这个幻影到底是谁。
     以前他喜欢冷着脸对待其他人。
     现在他习惯微笑着应付外来者。
     以前他喜欢钓鱼修身养性。
     现在他习惯温柔以待种植的仙人掌。
     以前他喜欢一丝不苟一成不变的纠正其他人的错误。
     现在,他习惯带着相机踏遍世界颠覆自己从前顽固的认知。
     以前,他是他自己,那人也不曾离开过他的身旁,所以他没自觉。
     现在,他终于活成了另一个人,那是多么刻骨铭心的情,才让他疯狂至此?
      手冢国光以手抚面,原来,一直不肯接受现实的是他,只有他。
       他一直以为不二周助仍在他身边,他一直以为不二如同他爱他那样一直爱着他,不会轻易放手,认定便是一辈子的事。
       如果没有那件事,恐怕他会一直沉浸在被爱妄想中无法自拔,直到所有人离去。
       如果不是不二温热的血液浸染他的眼眸,恐怕他一辈子也不会发现不二的爱与不爱对他有多重要。
      然而事实是,他证明了不二的重要性,得到了不二否决彼此被爱妄的承诺,却也彻底失去他的爱。
      天人永隔。似乎如此。
      他想起很久很久以前他与不二的一段对话。
    「呐,手冢。」
    「嗯?」
    「如果从生下来,你便知道你具体的死期,你会怎么做?」
    「我不喜欢空想。也并不知道该怎么做。」
    「倒是你的作风。」
    「那你呢?」
    「我会自己挑一个极其相近的时间,然后从容赴死。」
    「为什么?」
    「因为…死亡即为救赎。」
    「就算是救赎,我也要…自己救赎自己。」
      那时的对话,成了预言。
      一如那时的自己,已随他而去。
      站在高层天台上,手冢国光合上手机。
      死亡即为救赎。
      ——而救赎之后,即为永恒。
      我愿随你一起,救赎自己,得到永恒。

      大石秀一郎与警署的人赶到时,只剩下一部手机,一本日记。
      手机与日记上似乎是两个人的笔迹,又像是一个人的笔迹。
      因手机提示音响起而翻看手机短信的大石,手中的日记诡异的翻到与短信同样的内容:
      死亡,即为救赎;
      而救赎之后,即为永恒。
      我愿意相信命运,
      却不愿服从命运。
      所以我从容赴死;
      所以我从容赴死。
      救赎,即为死亡;
      救赎,即为反抗;
      所以我从容赴死,
      所以我从容赴死。
                                        ——syusuke
                                        ——kunimitsu
#被爱妄想#完

其实这也是#LC梗##死亡即为救赎#估计没有知道的

tag不加因为我喜欢自娱自乐。
獒龙獒龙,我却喜欢唤獒为狼。然我偏偏喜欢上那只孤狼,感觉像是命中注定要有的一劫。
若我写狼崽子,与太子爷的故事,不知有多少信服力,有多少人会发现。
一个人的戏码,注定是一个人观看,一个人落幕。
一人写字,一人愉快便成。